010-84799588

颓废了一年的美元进入新年也未能振作。2017年,衡量美元兑6种货币的ICE美元指数下跌9.9%,年度跌幅为2004年以来最大。最近,美元指数跌破90关口,创3年多新低,疲软态势尽显。

 

事实上,近期利好美元的消息很多:一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底正式签署税改法案,对企业大幅减税,同时下调个人所得税率,对就业和增长都有提振作用;二是2017年第二、三季度,美国GDP增速过去两年多来首次连续两个季度位于3.0%上方,去年12月通胀和零售数据表现也比较强劲,美联储进一步上调今年经济增速预期;三是美联储在去年12月议息会议中如期上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,这是美联储2017年第三次加息,货币政策进一步紧缩;四是朝鲜和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,也使得市场避险情绪升温,资金转而流向美国。

 

纵有上述“利好”,美元依然低位向下。美国财长姆努钦最近在瑞士达沃斯关于短期内“美元走弱有利于美国贸易和机会”的表态,更是引发市场震动,导致美元汇率走势雪上加霜。理性地看,市场对此存在过分解读之嫌,因为从长期看,美国经济能否强劲复苏,才是决定美元强势与否的关键因素。因此,当前的弱势美元更大程度上是市场行为所致,美元今年走强的概率不大。

 

首先,财政政策方面,特朗普的税改政策一方面可能提振经济,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美国联邦赤字将在未来10年新增近1.5万亿美元。美国财政政策前景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,将牵制美元升值。

 

其次,货币政策方面,虽然美联储今年在加息预期上相对激进,但欧央行、英国、加拿大、韩国等主要央行也相继进入货币政策收紧路径,下半年或会跟进加息、缩表,同美国货币政策的分化程度减小。加之全球经济协同向好,相对降低了美联储货币紧缩、美元资产高收益率对资金的吸引力。

 

此外,不容忽视的是欧元和美元市场吸引力的相对变化。市场前几年对欧元区经济过度悲观,自去年起,伴随欧洲经济的强劲复苏和政治风险可控性增强,市场情绪逐步扭转。可以说,美元贬值主要是由欧元相对升值所致。

 

与此同时,市场对特朗普政府的执行力仍存怀疑,其经济改革进程有可能受到国内政治因素的牵制。随着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,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相对削弱,这也导致美元的避险功能和价值储藏功能趋势性弱化,市场对美元的一部分避险需求分流。

 

总之,如果当前全球经济协同增长和再通胀的宏观经济环境延续,美元今年难有起色。上半年美元的表现或较目前急跌的态势有所改善,但下半年可能会更趋于弱势。弱势美元对中国贸易的负面影响有限,而且人民币走强将进一步缓解资本流出压力,利好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对外开放。

 

http://money.163.com/18/0201/07/D9HUM2MQ002581PP.html